阜新转型镜鉴

作者: admin 分类: 葡京游戏网 发布时间: 2019-11-17 17:38

  《财经》(,)记者 陈燕 实习生 曾佑蕊

  阜新市位于辽宁省西北部,是一个角色略显独特的地级市。

  阜新,取“物阜民丰,焕然一新”之意。曾几何时,这个当年有着“亚洲第一露天煤矿”海州露天煤矿的城市,是全国闻名的“煤电之城”。阜新因煤而建,因煤而兴。但在上世纪80年代初,于煤炭资源几近枯竭之下,最终难逃“因煤而衰”厄运。

  2001年,阜新被确定为全国第一个资源枯竭型城市经济转型试点市,自此开始了长达十年的转型探索。而十年之后,其转型之路仍显孤独。

  新产业在哪里

 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阜新人,阜新市发改委转型办主任董彦超是阜新转型亲历者。

  6月28日,董彦超向《财经》记者详解了阜新十年转型所走过的曲折之路。当年董在大连完成学业后就按当时的规定回到家乡走上工作岗位,彼时,随着煤炭资源的逐步萎缩,阜新开始意识到危机的来临,着手探索调产转型。

  2001年,阜新市决定把发展现代农业和农产品精深加工业作为阜新经济(310358,基金吧)转型的方向,引导下岗职工到设施农业中实现再就业。此举在当时引起舆论大哗,媒体纷纷以阜新“新上山下乡”运动求转型出路来加以报道。

  回首这段历史,董彦超解释:“2000年的时候,阜新下岗职工15.6万人,占城市职工的三分之一以上,这么大的群体没法就业是不稳定因素。转型之初首先要解决的是社会稳定问题,帮助这些人就业。我们觉得搞工业项目三年之内发展不起来,而且安排一个人就业成本在20万元左右,后来想到阜新土地多,人均耕地是全国的4倍多,所以政府牵头组织搞设施农业。”

 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副主任魏后凯则表示:“阜新由于没有新的接替产业,采取了一种短期的、临时性的、不可持续的调整产业结构的方式,这与经济发展规律是不一致的,是由工转农的一种劳动力转移的方法。”

  此后,阜新开始谋划上大项目,如风电、煤化工、氟化工等,亦提出打造液压之都、风电之都、玛瑙之都等城市名片,但似乎总是时运不济:针对下岗职工多的实际,阜新上了一个5万锭纺织厂,却赶上全国压锭,打了几百个桩便下马;建化工城,利用国外政府贷款建设5000吨无水氢氟酸,用了八年时间;引进波兰的实验室技术放大建设万吨氯乙酸项目,试生产之日就是停产之时。

  “阜新位于辽宁西部内陆,包括产业起步、体制机制等和沿海差距较大,很多时候是你刚刚醒过来,觉得要这么做,别人早已做了好几年了,国家已经开始要限制了。”董彦超说。而阜新市发改委一份关于经济转型十年回顾的文件也如是总结,“阜新的资源型城市转型走了些弯路,根源就是上项目是政府的事,企业行为变成了政府行为。”

  发展三产服务业也一直被视为阜新调产转型的重头戏。但是十年来,在第二产业不彰的情形下,阜新市第三产业发展道路亦不平坦。“一个企业入驻会考察很多东西,包括成本、设施、当地官员发展思路等。一个地区整体经济形势越好,商机越多,越穷越难招商。比如酒店业,像如家之类的连锁酒店会参照城市消费水平和人口密集度,如果觉得三线城市人气不旺,就不愿意入驻。再比如银行业,没有服务对象,也不愿意入驻。”阜新经济开发区发展和改革局局长许青双对《财经》记者介绍说。

  阜新在试验经济转型时,一度借鉴德国鲁尔工业区,开发以海州露天矿为代表的工业遗产旅游资源。2009年,经过三年多时间建设的海州露天矿国家矿山公园开园迎客。《财经》记者慕名前往参观,发现公园建设虽初具规模,但园内游人并不多,也未见当初宣传的休闲茶馆、实景表演等配套设施。据记者侧面了解,国家矿山公园后续建设资金或已陷入“断粮”困境。

  “政府只需要负责监测保护遗产区,接下来的具体运作应通过招标广泛吸纳民间资本投入。”辽宁省政协委员、辽宁工程技术大学教授郭嗣琮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。郭是当年阜新开发工业遗产旅游的倡导者。2005年1月,他提交了一份关于把海州露天矿作为工业文化遗产进行开发的提案。

  上述发改委文件也深入剖析了阜新转型之路为何如此波折:“煤炭资源萎缩,煤炭采掘行业生存困难,是转型前阜新经济陷入困境的一个重要原因,但不是全部原因。最根本的还是阜新以煤炭为主导产业的经济结构的单一,煤炭产业一旦衰退,整个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就会出现被动局面。”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